逆风的虎扑 何时能翻盘?

“虎扑真的很努力。”一位潜伏虎扑多年的JRs如是说。没有谁比虎扑更想上市,但虎扑依然没有被资本市场青睐。

中金公司、东方财富证券、虎扑三方同意解除辅导协议后,虎扑的上市计划再度折戟。自此,上市计划二次搁置。

而这期间,虎扑内部也发生了系列变动:创始人兼CEO程杭卸任,原CTO殷学斌兼任CEO。但公开数据显示,目前虎扑(上海)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依旧是程杭。

据媒体报道,2021年虎扑裁员比例超过40%。今年以来,虎扑内部进行了两次裁员,分别占比29%、20%。而最近一次裁员过后,虎扑预计剩余500人。

目前,虎扑的融资信息披露至2019年6月6日。彼时,字节跳动旗下公司参与投资12.6亿元,一度超过程杭,成为虎扑最大的股东。当时很多人认为这是字节跳动在体育方面的重要布局,未来字节甚至会完全吞并虎扑。

但目前来看,这样的论断前半句与后半句已经有了明显的区隔。2018年抖音爆发,年底购买了NBA短视频播放权。也正是这一年,字节跳动全球化战略公开。2021年2月,TikTok宣布成为欧洲杯最新赞助商,而后又宣布拿下了美洲杯的直播版权。

然而,字节跳动的底层技术支持并没有拯救虎扑。2019年虎扑启动上市之后,内部进行创新型业务拓展,但实际上拓展并不成功,投入远高于回报。

知情人士透露,虎扑IPO计划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2015年1月,当时的虎扑体育完成了D轮融资,同年6月,虎扑签约担任上市辅导机构。2016年4月,虎扑首次报送IPO招股书,据其招股书显示,公司注册资本增加,泉晟投资15000万认购新增9375000股,937万元投入公司注册资本。而因贵人鸟向泉晟资本提供2.39亿的借款用于虎扑体育增资,贵人鸟成为虎扑体育的实际受益者。

而后因广告业务、净利润占比过大,虎扑主动撤回IPO申请。2017年,虎扑上市计划正式宣告失败。2018年底,贵人鸟在Q3报告中显示,报告期内,经过其董事会决定,准予泉翔投资同意泉晟投资将其持有的虎扑13.66%股权转让。至此,贵人鸟退出虎扑IPO。

2020年6月,据彭博社等外媒报道,虎扑计划赴美上市,最早年底IPO,并指出IPO前新一轮融资后虎扑估值将达到7亿美元左右,但当时这一说法被虎扑否认。直到今年6月,虎扑上市计划再次流产。

此前,程杭在采访中表示,截至2020年下半年的收入结构包含广告、识货为主的电商以及创新变现业务,其中广告收入占比为48%。盈利模式依旧单一且不稳定,这是很多人认为其至今无法上市的重要原因。

2009年,虎扑推出独立电商平台卡路里商城,但由于电商平台与交易区商家内耗严重,不过两年,卡路里商城关闭。2011年,虎扑推出自有服饰品牌GEQ,主打专业运动装备,但后来由于某些原因也没能继续做下去。

2012年,虎扑推出以导购为核心的产品“识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nyadian.com/,阿森纳2014年“识货网”与识货APP上线年孵化“毒APP”(后更名得物APP),打造潮流电商平台。根据公开数据,目前虎扑持有得物15%股权,为虎扑第三大股东,但独立运营。

2019年6月,虎扑开设JRs Office店铺,截至2021年7月5日,店铺粉丝48453,月销最高的纪念t恤仅出售300多件。如今在虎扑官网上,仅包含JRs Office以及识货两大平台。

此前,识货APP CEO王鹏提到,2019年识货全平台年GMV超过100亿,并提及希望未来三年能够达到500亿。截至2021年7月5日,华为应用商城中,识货下载安装已超3亿。同样为独立运营的识货,用户不局限于虎扑,更多来自于在校以及毕业大学生,女性用户也在拓展。但在多次陷入炒鞋以及假货的争议之后,质疑声也一直未断。

同为2019年,虎扑15周年活动开出首个JRS快闪店以及相关粉丝回馈与线上导流。其中包含虎扑“文化衫”、联名和限量潮物等,比如“家里有矿”、“年薪三十万”、葫芦娃合作款、悲伤蛙合作款等等。

除了自建电商平台与周边内容之外,虎扑实现了多重布局。2020年9月,虎扑领投男性个护品牌理然,在当时,理然已经完成A+轮融资。2021年3月,酒类收藏交易平台“麦麦酒市”完成来自虎扑的千万级战略融资。本轮融资主要用于打磨交易模型、完善产品等,而2020年10月,“麦麦酒市”的天使轮投资同样来源虎扑。

影视电竞层面,在从前的直播与影视两个团队解散之后,虎扑依旧不死心。程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虎扑一开始只是单一的体育社区,现在已经开始向影视、电竞等方向拓展。2020年,虎扑进行了一系列的logo更换,增加了中文版本,程杭认为,“这代表虎扑未来会向更广泛的用户群去涉猎,成为一个泛男性化的内容社区平台”。

在圈内生存,在圈外拓展。事实上,在多元业务拓展情境下,虎扑的广告业务依旧占大头,且主要来自体育领域。识货为主的电商架构赢得了部分肯定,但并不能算作主要营收。而在某种程度上而言,近年来,虎扑部分广告投放也引起了不少人的不适。

体育情报起家的虎扑,如今却更像一个泛娱乐化社区。“在虎扑,你甚至可以看球。”这句话,已经在虎扑流传多年。

类似的帖子,比比皆是。在这个直男的“理想国”里,容不下更多女性。某虎扑网友曾吐槽,如果将虎扑的贴子放到知乎或者微博等其他社区平台,大多数都会被骂。

早年间,在社区文化层面,天涯几乎可以“封神”。彼时,猫扑培育出了包含奶茶妹妹等诸多网红大V,同时开始了自己的商业化历程。那时虎扑、等尚未“出世”。

2010年后,新浪推出,天涯失去了谷歌的流量支持,百度贴吧等社区发迹,虎扑也渐渐在垂直化的体育社区的运营中尝到了甜头。而猫扑也在商业化的拓展中实现了到体育、娱乐、明星等多个频道布局,但这样的行为直接造就了一个大杂烩式社区,这也为猫扑贴吧的关停埋下伏笔。2019年,天涯在停牌两年后正式退出资本市场,此时的贴吧等也在由盛转衰。

2018年,虎扑在经历过“手撕吴亦凡”与“diss蔡徐坤”后逐渐出圈,同时社区内容也更泛娱乐。这样的路子,与早期的猫扑十分类似。在猫扑论坛论坛关停之后,诸多用户奔向虎扑,并希望其一直做直男“理想国”。

近几年,小红书、豆瓣、等社区的崛起,却都无可避免地面临着商业变现问题,伴随用户的成长,以及内容趋同,社区经济也正在顶着天花板艰难前行。尽管目前男性经济正在崛起,但毫无疑问女性的购买力依旧是主要方向,小红书在种草过程中找到了自己的变现之路,其他社区平台却依旧面临不同程度的变现难题。

毫无疑问,虎扑是“直男理想国”,但直男们也在长大。目前虎扑的用户中,男性学生群体居多。此前程杭在采访中表示,未来或许也会面向更多中年男人。但这存在群体是否买账的问题。通过部分调查发现,三年前虎扑的资深玩家们,目前很多已经放弃用户身份。

当用户增量速度放缓,虎扑商业模式依旧被桎梏的情况下,多年来探寻的垂直社区红利正在走下坡路。伴随着近年来体育社区的式微,如今的虎扑正在多层求变,但改变的方向实则有些偏激,甚至过于寻求出圈的方式。原有的商业模式走向瓶颈,新的商业模式还未成熟,虎扑的上市之路注定会走得更难。或许对于虎扑来说,上市其实不是执念,而是一种生存的证明。

正如开头提到的JRs所说,“虎扑上市其实跟我找女朋友有些类似,但前者似乎比后者更难一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