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在德国的最强对手 多特蒙德究竟靠什么?(组图)

此前,托马斯·图赫尔从至今依然深受球迷爱戴的尤尔根·克洛普手中接过了多特蒙德的教鞭,在他的调教之下,这支球队如今已经焕然一新。这其中的秘密只有图赫尔知道。

离开比赛的场地之后,球员们在图赫尔的注视和阳光的照耀之下进行着训练。除了图赫尔之外,还有大约30名球迷也在场外观看着球队训练,等待训练结束之后,他们可以上前去要到球员们的签名,并跟他们聊上几句。

在2013年初时,我们在多特蒙德的训练营中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场面。主教练时刻保持的紧张感,球员们的训练热情,以及球迷们的热情都让这支俱乐部令人过目难忘。几个月之后,多特蒙德战胜了皇家马德里,闯进了欧冠决赛,他们让整个欧洲的目光都集中到他们的身上,甚至在英国也是如此。

很多英国球迷都将克洛普率领的这支热情四射的球队视作第二主队,他们对于“大黄蜂”的偏爱,有时甚至超过了原来支持的球队。在2014年10月的时候,BBC曾经报道过多特蒙德现在“每个主场比赛已经可以吸引超过1000名英国球迷现场观看”。这着实是一个很令人吃惊的数字。专业杂志《Sports Venues》甚至还透露,多特蒙德是全世界范围内主场比赛球迷第二多的球队,仅次于NFL的达拉斯牛仔队。即使他们还没有获得足够多的受人瞩目的冠军,但是多特蒙德如今已经成为了这个星球上最受认可的足球品牌之一。我们应该回顾一下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是什么原因让多特蒙德队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就。

起初,图赫尔的多特蒙德同克洛普执教时期看起来没有多大的区别。但如果你更加仔细地去审视这支球队,你就会发现几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这同克洛普之前监督下的紧张而有压力的训练有所不同。之前,球员们会累的气喘吁吁,而大量的命令和场边鼓励的声音又会加剧他们的这种疲劳感。而现在,球员们在井井有条地进行着传球训练,你在场边很容易就出神。他们在一个只有正常足球场四分之一大小的场地上做这样的训练。球队的所有球员会被分成三个不同的小组,带球的队员很难在一瞬间从四散奔跑的队员中分辨出谁才是自己的队友。

这是一种很专业的训练,一种托马斯·图赫尔式的训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新教练上任之后,我们改变了踢球风格,”左后卫马塞尔·施梅尔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十年前,年仅17岁的他加盟了这支球队,在克洛普执教的那支辉煌的球队中,他堪称无名英雄。“我们现在可以更长时间,更加频繁地控制球了,”施梅尔策解释道,“我们一直给其他的球队施加着大量的压力,他们常常压缩在自己的禁区周围。在这样的训练课中,我们就是在寻找面对这种情况时的解决方法。”

当被问到这样风格的多特蒙德是否有一些像拜仁慕尼黑的时候,施梅尔策回答道:“是的,我们可以这样说。现在我们观察德甲联赛中其他对手的情况的最好一个方法,就是看他们是怎样对付拜仁。”

“同拜仁交手的球队经常后撤防守,在同我们比赛的时候也经常这样。所以你可以学习拜仁的解决方法,并将它加入到我们的战术中。”不过,这位后卫也同时指出,克洛普执教的核心理念“全攻全守的足球”,也依然在深刻影响着这支球队。

“我们球队的核心理念并未改变,”他说,“对于新的教练组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我们依然保留了攻防转换和高位压迫的比赛风格。这就是在训练营期间,我们可以改善比赛中的控球的原因。”

“无论是在场外,还是作为教练,克洛普都要比图赫尔更加情绪化,”球队的亚美尼亚中场亨里克·姆希塔良说,“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克洛普的比赛风格是防守反击和时刻给对手施压,而图赫尔的足球哲学则是时刻控球,踢着一种很有侵略性的比赛。图赫尔是一个意志力坚强的人,从他第一天来到球队算起,他让这支球队改变了很多。”

所以过去球队的比赛是情绪化的,而现在比赛是控制力强吗?姆希塔良摆了摆手。“这与控制力无关,”他否认到,“这是一种浪漫的足球。”说完,他露出了微笑。他又说道:“我们如今的比赛风格赏心悦目,每个人都会爱上我们在球场上的表现。这是一种浪漫的足球。或许其他人另有高见,不过这确实是我的想法。”

来自加蓬的前锋皮埃尔-埃梅里克·奥巴梅杨本赛季在17轮联赛打进了18个球,他很有可能会成为四十年以来第一位单赛季攻入30球以上的德甲球员。除他之外,这支球队中还有姆希塔良,脚法精湛的马尔科·罗伊斯,以及从曼联回归的日本球员香川真司,这样一支球队绝对不比克洛普在2013年执教的那支球队缺乏观赏性。

所以,最重要的问题是:这支球队在去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毕竟,在克洛普于2014-15赛季离任之前,球队的表现如同噩梦一般。同样是这批球员,他们从冠军的有力争夺者变成了一支在降级边缘挣扎的球队,之后他们重新复苏,再次成为一支可以与拜仁慕尼黑争冠的球队。当你询问球员们他们是怎样在十二个月的时间里从积分榜顶端滑落至垫底的时候,球员们都是摇摇头,耸着肩膀说:“当你士气低落的时候,重新振作起来是很困难的。”

施梅尔策说:“当你走进球场的时候,你心里想的还是要全力争胜,结果很快你就丢了一个球,这就发展成了恶性循环。”

即使是口才上佳的姆希塔良也只能去描述现象,无法作出分析:“现在的足球竞争激烈,你无法保证一定不会发生什么事,”他说,“看看切尔西吧,上赛季他们还参加了欧冠,现在他们就濒临降级区。这就是足球,一切皆有可能。”

去年,有评论员可能一语道破天机。早在2014年11月,就有人问克洛普他的战术是否“已经被破解”。这个问题并没有让克洛普感到困扰,他有一次就反问道:“跑步会被破解吗?”不过这样的说法看起来并非毫无根据。

当然,足球比赛并不是电脑游戏,如果你知道了代码就可以轻易地传播电脑病毒。不过也许,当同一名教练执教同一支球队长达七年之后,多特蒙德的比赛是否已经变得单一化?也许这支球队需要注入一些新的血液,来更上一层楼。

让我们再来看一下图赫尔。这位42岁的教练此前还籍籍无名,不过现在已经跟从前完全不一样了。德国人开玩笑说,或许利物浦应该关注一下他。如你所知,图赫尔在美因茨打出了名堂,最近又在克洛普离开之后成为了“大黄蜂”的主教练。他经常被拿来和现任的利物浦主教练作比较,不过这位多特蒙德教练还常常被用来和其他的一些伟大主教练来做对比,瓜迪奥拉就是其中一位。

同瓜迪奥拉一样,他十分注重比赛的战术层面。还在美因茨队时,他就凭借自己崇尚的“比赛计划”而名声大噪。他每一场比赛都会改变战术和球队阵容,以此来迷惑他在每个周末面对的对手。而他同现任拜仁主教练的另一个相似之处,就是他也极力躲避采访。同他的交流更多是谈话,而不是正式的采访,也许是因为这样的氛围更加轻松。图赫尔很健谈,性格也很好,在谈到自己的训练营和队员时总是绘声绘色。

去年冬天,拜仁慕尼黑技术总监迈克尔·雷什克为瓜迪奥拉和图赫尔安排了一次秘密会谈,地点选在了慕尼黑的一家餐厅中,这样做的原因或许是他觉得这两人有着相同的灵魂。他们两人的第一次见面结束后,两人又私下多次接触。不过他们两人会谈的秘密性并没有持续太久,一部分原因或许是因为当他们两人用盐瓶和眼镜来交流战术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被吸引到他们二人身上。

“不得不说,这对我而言是一次很特殊的会谈,”图赫尔说,“我一直以来都十分关注巴塞罗那队,因为他们一直让我着迷。从我孩提时代,到我长大成人,直到现在都是如此。我依然还记得球员时代的佩普充满激情,突破了重重障碍。”

当这样的会谈被公开之后,图赫尔成为了一位“足坛的聪明人”,毕竟,他还是一位年轻的教练,如今却可以执掌豪门。这或许也可以帮你理解为什么这位身材瘦弱却思维敏捷,只有6英尺4英寸高,讲话迅速的教练在接过克洛普的班之后可以俘获多特蒙德球迷的心。

“我认为它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消防员安德雷说。他同时也是一位多特蒙德的死忠球迷,会跟随着球队去到任何地方。“他很快赢得了人们的心,”安德雷补充道,“当然成绩是一部分原因,不过另外的原因是他比人们想象的要更加开朗和平易近人。我很期待可以与他谈上两句,看看他可以同球迷们交流到什么程度。”这是安德雷跟随多特蒙德的第35个训练营,他说很多教练在这样的训练营中根本不关心球迷是否会出现,有些教练干脆把训练设为全封闭的。这也许可以说明,多特蒙德可以受到全世界的喜爱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场上的表现。

当然,比起以前还是有一些不同之处。三年之前,来到这里观看多特蒙德冬训的球迷人数是现在的两倍之多,原因很简单:三年前,他们在西班牙南部的拉满加训练,而2016年,他们训练的地点则是在距离多特蒙德市有4100英里之遥的迪拜。多特蒙德在去年11月宣布将前往迪拜冬训之后,就有媒体透露称“这是让多特蒙德推展国际化的一部分”。

多特蒙德已经将思维放到了全球。“他们必须要时刻谨慎,”安德雷说,“他们不可以变得过于商业化,他们很清楚这一点,当然这还是任重道远,但他们已经获得了很多新球迷的心,他们需要做真实的自己,保持现在的样子。不过与此同时,他们也要不断向前看。”

谈到多特蒙德,另一个我们不得不提的事情就是他们的双子星——罗伊斯和奥巴梅杨。

有一次我们采访到了他们二人,马尔科·罗伊斯看起来并不是很适应采访的氛围,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还在上学的孩子因为犯错被校长叫去谈话时那样局促不安。而素来爱开玩笑的皮埃尔-埃梅里克·奥巴梅杨也收起了自己笑容,看上去有些拘谨。谈到去年同沙尔克04的德比战中的出色表现时,他说道:“当我们庆祝进球的时候,他(罗伊斯)就是罗宾侠,我就是蝙蝠侠。”当时,他们两人在庆祝进球的时候拿出了这两位超级英雄的面具戴在了脸上。

罗伊斯随后又说道:“我们无意冒犯沙尔克,这是一场很特殊的比赛,也是整个赛季里一个很特别的时刻。我们终于逃离了降级区,所以我们就想着做一些特别的事情,我猜这样看起来不算坏。”

当罗伊斯讲话的时候,奥巴梅杨就安静地坐在一旁。之后当我们问他谁是蝙蝠侠,谁是罗宾侠的时候,他又说道:“如你所知,我们是一样的我们就像是亲兄弟。”奥巴梅杨很担心人们认为他只是把罗伊斯当成一个助攻者,或是辅佐他的助手。

在他来到多特蒙德之前,他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出生在法国的他在16岁时加盟了AC米兰青年队,他出众的速度帮助他赢得了红黑军团的垂青。不过速度并不意味着一切。奥巴梅杨坦承,那时他还太年轻。米兰把他租借给了多支法国的球队,最终放他去到了圣埃蒂安。在那里,他成长为一名高效的射手。

在2012-13赛季,法甲联赛中只有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的进球比他多。而尽管他还收到了纽卡斯尔联抛来的橄榄枝,不过他还是在2013年以大约1100万英镑的身价转投多特蒙德。

在奥巴梅杨来到多特蒙特之前,球队在一年前迎来了罗伊斯,又在半年前引进了姆希塔良。此前,多特蒙德距离欧冠冠军只有一步之遥。三年之后,拜仁依旧高不可攀,而多特蒙德却只能参加欧联杯。差距为何会这样大?

“都是钱的原因,”罗伊斯回答道。“这很简单,如果你有很多钱,你就可以想买谁就买谁,如果你囊中羞涩,这就有点难了,你必须要更加努力。”

施梅尔策也有着同样的看法。“我们失去了两名关键球员,他们还去了拜仁,”这位后卫说。他指的是马里奥·格策和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去年我们确实落于人后,我们经历了一个失望的赛季,不过我们现在已经王者归来,变得足够强大。我们球队中有很多优秀的球员,他们可以让球队发生改变。”

随后他又补充道:“我们不会把战胜拜仁当做目标,当务之急是要重返欧冠,这才是对球队最重要的。目前,联赛第二名就是我们的极限,我们需要认清这一现实。”

三名可以让球队发生改变的球员是姆希塔良,罗伊斯和奥巴梅杨,他们也是现在这支多特蒙德队的珍宝。正如施梅尔策所说,保持成绩的秘诀就是让他们三人可以一直穿着多特蒙德那套著名的黄色球衣。

罗伊斯(左),姆希塔良(中)和奥巴梅杨(右)是如今这支多特蒙德队最宝贵的财富。 图片来源:网络

姆希塔良的合同将在2017年到期,如果他不想续约,多特蒙德就不得不在今年夏天将他出售以避免人财两空。当我们问姆希塔良何时会做出最终的决定时,这位亚美尼亚人笑着说:“当一切都变得清晰的时候。”他又说道:“俱乐部已经开启了第一步工作,不过我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我的经纪人,因为我希望可以心无旁骛专注于足球。”这或许又证明了他的好友罗伊斯所说的话,现代足球就是有钱的俱乐部可以买“任何想要的球员”。

不过无论这些球员们未来还能否并肩作战,他们已经在上半赛程的比赛中收获了信心,冷静和自豪感。“是的,我们去年有一些问题,”罗伊斯说,“但是在此之前我们连续两个赛季都进入到了欧冠半决赛。我认为我们依然是欧洲前十的俱乐部。”

姆希塔良对此也表示认可:“我想说,我们依然是这片大陆上最好的十支球队之一。当然这个赛季我们只能屈身于欧联杯,不过我希望这可以成为下赛季的准备工作,我们想要重返欧冠赛场。我们球队全新的风格与欧冠联赛十分契合。”

缔造了球队全新风格的图赫尔看到球员们重拾信心会很开心,不过自从他担任主教练以来,让球员们脚踏实地就一直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当他站在迪拜的训练场地旁边时,他看着头上的太阳说:“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摆脱那些赞美,脚踏实地工作。我们不断听到称赞我们前半个赛季表现得多么出色的声音,但是这还只是前半个赛季的比赛。在体育界,过去的比赛就是过眼云烟,现在我们需要保持正确的态度,继续我们之前行之有效的战术,然后复制上半赛季的成功。”

当然,对于大多数的球迷来说,他们希望球队可以在决赛中同克洛普率领的利物浦直接较量。不过球员们对此的观点却是分成两派。“当然我希望我们可以进入最后的决赛,”施梅尔策说,“那会是一场很好的比赛。”而奥巴梅杨的看法则有所不同:“赢得冠军当然很好,不过我更希望同圣埃蒂安比赛,而不是利物浦。”

在球队返回酒店之前,我们问了图赫尔最后一个问题:这支球队还有多少可能性?

“有很多,”图赫尔没有丝毫迟疑,“如果我们继续这样努力,如果我们可以保持正确的态度,如果我们可以专注于想要完成的目标,我们的球队就有无限的可能性。”在互道珍重之后,他转身离开,留下了身后的媒体成员。他径直走向了一个小的多特蒙德球迷团体。从远处看,他好像停下来同安德雷做了一个简短的交流——对,就是那个球队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的消防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nyadian.com/,曼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